最近广东的天气变冷了,平时干燥的南方城市,突然变得跟湖南老家的天气一样充满了忧伤和惆怅还有不安,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让我想起了中学时代的那些事。我绝对不是一个很伤感的人,我只是一个有点怀旧的人。不然,会让一些人感觉我很作。不管你咋想的,接下来我要讲讲中学时期发生的几个初恋的小事儿。

这些故事我一般在喝醉了的时候讲一两场,后来我发现,我每讲一次都需要使劲全身力气去回忆那些青春记忆,以至于让我觉得很劳累,人一旦劳累了,总是会造成每次讲的版本都不太一样,说我添油加醋,被人烙下话柄,实在不好。于是我想到了写下来,这样我讲的时候就有一个标准的版本作为我的讲演草稿了。

不废话了,先说事儿。

00:00
加载中……请稍等……

之所以每次天气非常冷的时候我都会显得有些伤感,也许是因为以前的我总是在天气冷的时候给现在的我留下了很多不可磨灭的记忆,让我痛不欲生,必须说出来。

初中,13岁左右,那是一个两眼发愣的年纪,说好听点自尊心强、有点呆萌,不好听点就是太敏感的那么一个小笨蛋。由于家里穷,所以平时少言寡语,只和和自己走得近的发小和几个同学玩得来,至少能在玩耍打电脑这方面可以跟别人一拼高下。

青春期里的女孩儿谈恋爱,一般不太会介意对方的家庭条件咋咋咋的,是否有车有房有存款,单纯的孩子们就只是单纯地喜欢对方而已,仅此而已。所以,根据以上经验,一个同班女同学喜欢上我了。在过后的两周内,我也会喜欢上她。

我不确定这算不算初恋。因为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喜欢过一个女孩儿。那时候在村里的一个小学,一个班四十几名学生,记得多的时候好像有五六十名学生,有些同学好像打架被劝退了(小学因为打架被劝退是有多狠呐!)还有的转学了,班里的男女比例失调的状况也不太严重。镇里小学上课很无聊,所以我们孩子的内心有时候就容易胡思乱想,开始注意异性。我不知道其他男生女生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反正我注意一个女孩儿很久了,从我四年级升到五年级(四年级升五年级是要重新分班的),两年时间的历练,我只是默默的喜欢这个小女孩儿,扎俩辫子,牛仔背带裤,圆脸红唇。我也不确定女孩儿知道不知道我关注她这么久。六年级毕业之后,我就到镇里的梅田中学读初中了。而这个女生去了镇里别的中学读书了,我们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面了。直到现在。

如果只是因为年少无知单纯的暗恋不算恋爱的话,那么初中的这段恋情,应该是初恋了。并且我还是很愿意把这段青涩的恋爱关系默认为初恋吧。

在初一第二学期这个稍微有点人际关系的时候,青春期荷尔蒙咔咔往上涨的时候,我给这个我觉得她喜欢上我的女同学洋洋洒洒了两封情书,每封洋洋洒洒三大页。在那个辞藻枯竭的年龄段,只能是用一些歌词电视剧台词以及平时看到的言情小说甚至我爸那时候看的故事会里的情意绵绵的句子来充字数。我一直为自己写了三页的情书儿感到很自豪,但是有一天我听同年级别的班的一个痴情种,竟然把一个作文本20多页写了一半的时候,而且还是字迹工整,段落整齐,还有小标题划分,像语文老师布置的周记一样。我觉得这样不好,会让被追求的女孩儿看着有点像语文老师批改作文一样。

虽然我没有人家那么专业,但是我的两封二页的情书还是轻而易举地打动了这位女孩儿。女孩很开心的答应了做我的女朋友,一切进展顺利,从写情书到女孩儿答应,大改也就三天时间吧。这么高的效率,我相信,在以后的追求历程中,再次无法打破这个记录了。

女孩儿家境好,买了个MP3,主动借给我拿回家听。我欣喜若狂。晚自习回家后躺在床上一直听到第二天早上3点左右,如果不是把人家的电池听的干干净净了,我真能听歌干到天亮。MP3里就一盘磁带,还记得里面有徐良《最后的约定》,S.H.E的《恋人未满》,本兮的那首《奇怪我不懂得爱》,马旭东的《善变》,本兮的《怎么办我爱你》《怎么办我想你》,剩下的就是一些英语听力什么的,还有好多其他几首都忘了。

电池没电后听不了了,也睡不着了。看看外面的天好像快亮了,穿上衣服拿着MP3,去学校了。路上把耳塞塞到耳朵里,由于没电了,只能是自己唱给自己听了。一路上把《奇怪我不懂得爱》都快唱烂了。青春就是没节制。30分钟走到学校,还太早,校门都没开,也没个表看看几点了。不知道时间,于是到校门口对面菜市场里的老头网吧看别人玩游戏。我都搞不清楚我看了多久,实在是太累了,就在网吧座位上眯会儿。可是我只是想简简单单的打个盹儿啊,一睁眼,尼玛太阳都晒到我脸上了。

眯了眯眼睛,猛然惊醒,卧槽,像一头刚睡醒的狮子一样,向学校飞奔而去。路上没节制的再哼上一边《奇怪我不懂得爱》:“奇怪我不懂得爱,但感觉它一直在我……”

经过我们简单的讨论,于是打算一起去河边转转。学校旁边有一条河,叫武江,本地人称为武水河,校园的情侣好像都有这个习惯,谈恋爱都得到河边转转,你没转过,都鄙视你谈恋爱了,连河边都没去过。我有时候很不理解,难道情侣们都是去河边祭拜河神保佑一下感情长久吗?那个各种娱乐供不应求的年代,因为流行,所以我们跟风。

那天天阴,有点要下雨的节凑,不上课。我们坐在河堤的水泥坎儿上,夏天的风扫过河面顺着河堤刷过来,像是要把我们提起来一样。把我们的衣服吹得像星期一早上升旗仪式上的即将升起的那面五星红旗一样,极具膨胀而不安分。其实我脑子里扫过一个念想,此时如果她穿的是裙子的话,这股风会不会把她的裙子掀起来。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毕竟那是一个单纯的年代。马尾辫,平头,校服,女士球鞋,男士球鞋,再然后就是非主流打扮,就这些装备,另外她背了一个特别时尚的单肩包,对此我不太满意,可能是感觉这个包包不太像学生用品。

我们坐得不远不近,如果我的手像她那边移动3厘米的话,我们的小拇指就能碰在一起。

她说想给我唱首歌。我说好的呀。她便唱了MP3里的那首《恋人未满》,当她唱起“再靠近一点点,我就跟你走的……”的时候,我想起的不是靠近她一点点,这样会显得浪漫一些,我想到的是我前两天晚上把她的MP3电池给干光了。无比惭愧啊。

她唱完后,让我给她也唱一首。我愣了一下,正好最近有听到一首易学而且很上口好听的歌,《变成回忆》。立刻马上就唱了起来:“当我慢慢变成回忆,你会在哪里……”为了更好的记忆歌词和使出我浑身的力气来对付高音部分,我几乎是闭着眼睛唱完的。当我唱到这就叫做爱情收尾的时候,我发现她用一种很好奇的眼神看着我,一下子让我有点没底气了。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在谈恋爱方面是一个没有太多天赋的人,这样的人生缺陷,让我在往后的恋爱过程中吃了不少瘪的。估计很多年后她都会记得那个唱了一首《变成回忆》送给她的小男孩儿。

我看着她惊呆了的表情,当时不知道啥情况,说要不我再唱一首,就唱《奇怪我不懂得爱》吧。她轻轻笑了一下,打开单放机,我低着头跟着本兮一起唱着:“就像个小孩,总是期待你说我爱你……”。我忘记我唱到哪儿了,感觉自己实在是唱不下去了,唱得我都迷茫不知所措了。天突然下起雨来,滴滴答答。

我停下来,说,要不我们不唱了吧。她说嗯。她用袖子擦了MP3上的雨点,放进包里。我们起身,我才发现我的屁股被水泥坎儿隔得好疼好疼。我走在他后面,看到她裤子屁股的位置,有两到泥杠,像一个特别大的等号,我当时特别想冲上前去帮她拍拍,但是万一她骂我流氓咋办。但我又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一直看着等号耿耿于怀。这时,她貌似觉察到了什么,用手拍了拍屁股,屁股上的等号瞬间消除掉了。

比毛毛雨稍微大一点,我们没有雨伞。我们并肩走下上岸边,穿过鬼屋(旧社会留下的人民公社大会堂,那时候经常有人看到闹鬼,我也进去冒险过,三楼还有棺材和白骨,初三那年看到有和尚做法没多久人民公社大会堂就被拆除了),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我看到她头发上布满了晶莹透亮的雨滴,我自始至终没敢帮她拍一拍。我看到雨水顺着头发辫滴到衣服上,衣服像裂开了一个口子一样,隐隐显露出里面穿的内衣的颜色,红色?蓝色?黑色?还是我看错了?

我正在猜想,女孩儿说我们去吃猪脚粉吧。我说好的。

正好可以躲雨。但是我没钱,梅田的猪脚粉那时候才十一二元一碗。我开始有点紧张起来了,为了演示自己的不安,我努力假装呆呆的看着小店外面的小雨,我们一声不吭,店里非常安静,只有大妈一个人时不时叮叮当当捞粉,打汤,放葱花,就两碗猪脚粉,把大妈忙得灰头土脸的。

猪脚粉端上来了,她安静的吃着。我不安地吃着。时不时偷偷看她一眼,正好看到她也在看我,然后我们四目相对,大家咧开嘴一笑。这猪脚粉让我感觉吃了一个世纪,怎么都吃不完,更不想吃完。我边吃边想,要不我待会儿给大妈说明情况,我们都没有带钱,我留下来帮忙洗两天盘子吧,让她先回去。这样会显得我特别有责任感。可是万一这个灰头土脸的大妈不愿意呢?要不我拉着她直接奔跑吧,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男生拉着女生的手满大街逃亡,一群坏蛋在后面不停地追赶,鸡飞蛋打之后,一起来到河边看到美丽的景色……

这时女孩儿说,我钱都给了。你吃相和猪一样,快点吃,等你。我呆住了,抿抿嘴说,我没饿,吃不下了,我们走吧。她说,好吧。我们起身走了。大妈嘟嘟囔囔收碗,估计她在骂我浪费粮食。

我们走出小店,继续在小雨中走着。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自尊底线被针刺了一下,无比疼痛。过了很多很多天我才明白,那种疼痛其实是在想立刻马上要和这个女生分手,一秒钟都不能呆在一起了,我幻想着要保护这个女孩儿的责任心和担当遭受到了莫大的挑战和打击。难道之后和女生吃饭总是忘记付账这个毛病就是从那次受到的阴影烙下的吗?

可是,我当时回头一想,我以后一定会对她更好,回报她。我冲上前去拍了拍她肩上的雨水,和头上的雨滴,双手并排在女孩儿头上,以为这样就可以用年轻的手,为她撑起一片晴天。

我们走着走着,雨停了,我的手也累了。她指着对面远处的山窝窝问我,那是彩虹吗。我看了半天啥也没看见,也不想扫她的兴,便说,好像是吧。她立刻兴奋起来,几乎都快跳起来了。我也跟着她的节凑一起兴奋了好一会儿。

我们一起兴奋了一会儿,觉得一直这样也没太大的意思。她说想回家了。我说嗯。于是我们就南北方向告别了。

我们的事儿貌似在班上被谁知道了,同学们好像都在议论,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和平时不一样了。像我们这样的情况班上估计也有好几对,但是这也属于早恋啊,早恋是要受批评的啊。万一班主任找我谈话咋办?万一被我那含辛茹苦的父亲知道了怎么办?万一我成绩因此而下滑怎么办?虽然我成绩就没好过……我是各种斗争。每天都在各种版本的假设,否定,再设立另一种情况,在否定,再建立起来……我都快成导演编剧了,感觉自己简直就是这方面的天才啊。

后来我还是决定分手吧。耗费脑汁,哭着又写了一封三页的分手信。之后各走一边,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总结一下,从投递情书到分手信,两周半时间,我们连手都没有正式的拉过,连一句像样的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也没说过,当然纸上写过上百次了。这也应该是我以后难以突破的记录吧,17天的从恋爱到分手记录。

当然后来我还是一直关注这个女生的,时而遇见四目相对,偶尔打招呼,更多是视而不见。初三,她开始和班里几个坏男生走得近了,后来还听说她和学校一混混在谈恋爱,是不是在故意气我呢?

不过现在我是一点她的消息也没有。后来我和一个朋友讲起过这一段恋情的时候,朋友白了我一眼,说了句,单纯就是傻。

絮絮叨叨讲完了初恋的一些小事儿,如今想起来也是挺美好的。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结婚没有?希望过的比我好吧。

我在信里写过“我发誓这辈子我一定要把你娶回家”,这辈子我都会记得这句话。年少无知,说话轻狂,祸从口出。这应该是初恋时期很多痴情种都会说的一句话吧。

青春就是既没节制又太克制。看你自己怎么去发挥了。

这就是...我的青春.....
这就是...我的初恋那些事儿...

00:00
加载中……请稍等……

最后修改:2021 年 01 月 02 日 07 : 45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