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词
看够了你

牵强的解释

声明写得一塌糊涂

是不是没读过书

不会写字

什么PG1 PG2 

声称自己抑郁住

两年过去了还没死

害的老子继续吐

当年我也曾经

喜欢过你

把你的缺点过滤

可你不争气到

让全国人都在唾弃  

还装逢场作戏  

从三万英尺落地

这种变化你觉得

戏剧不

你还是没觉得

是自己的错误  

亲手毁了自己  

职业生涯开始落幕

本以为你会长点记性

挫折不过是人生的过渡

Unexpected  

只是个没人品的恶畜

歌词误导青少年

思想退化 

人设崩塌活该要被骂

知错犯错恬不知耻侮辱

看你如今憔悴的样子 

想问你还想不想

继续去“聊废话”?

问问你心里是否

对的起自己的团队

心里难道没有

对他们一丝丝的惭愧?

它的出现是为了

让中文说唱更加纯粹

如今你只为了

你的猪精粉

和利益沉醉

恭喜你毁了hiphop

这文化不需要

你没人接受你道歉

要么去死

要么滚蛋回家

你说你人品到底多差

连曾经团队

都不帮你说话   

不正面解释清楚事情

到处躲藏拖沓  

自我黑化后质问发疯

凭什么“嘲讽我”?

因为你的破事就是

打压文化的导火索

长得丑没文化人品烂

想不通为什么

还有人支持你

想当初的比赛绝对是

你公司走后门

有内幕斥资比

没良心的艺人红了后

就解约贪钱财

毁了team 都是你  

出了事就把锅甩给了

这文化用弱智的发言

天真的救自己

所以不用过多的解释

滚到一边吟叫

我就是看不管这种人

要站出来替天行道

这种污点艺人

应该早点封杀

人设早已经崩塌

人气也早晚蒸发

大慈大悲的

观世音菩萨

您是否能够听到

我觉得我的人生

已经步入了绝境

仿佛被困在冰窖

遇到再多艰险

脚步也从不会停

对待音乐依然专注

同时我也忏悔

我的罪行   

希望能够得到宽恕

我分得清是非善恶

我也相信因果

我全力在解释这一切  

依然没人信我

善恶已被定夺  

只剩下选择迎合

都是咎由自取  

自己种下的心魔

我无法面对现实

所以到处躲避

恶评像枪林弹雨

无法承受火力

不在沉默中灭亡

就沉默中爆发

不知道我的困惑  

您能听到吗?

我玩不转这游戏

音乐就是我的声明

我愤怒的原因

是他们看不见

伪善者的狰狞

有很多话想说  

奈何只能保持沉默

怪我没水军公司

没后台没好男人的人设

说我阴险狡诈人品差

只会哄粉丝骗钱

歌词的锅我背了两年

无任何怨言

若真因花边新闻被打压

我心甘情愿被骂

想问圣诞夜和超社会

哪一首更可怕?

歌曲开始连夜下架 

改了认证破口大骂

说我毁了文化炸了地基

拆了这座大厦

两面三刀的白莲花

换身皮囊说你臭

都是表面的peace 

背后讲闲话只会窝里斗

该认的错早认了

质问总比回应更多

表达的过于笨拙

才让他们更加恨我

每天过的抑扬顿挫  

也鼓励自己振作

用音乐将他们震慑  

方能解开心里的困惑

怎么办  

所谓的邪教和脑残

全都是我的fans

说我主动解约?

最后的希望也被我踩断

为了照顾兄弟情绪

我损失了一千两百万

把所有罪名全部抛给我

再强制我改善

坠入刀海浪花

溅起鳞伤遍体

我才看明白人心

可以黑的深不见底

我人生转折精彩的

可以拍成一部电影

看我被千刀万剐的

同时还向我讨歉意

My bro  

要不要连我仅剩的

一条命也带走

原来我一直活在

戒备里自我感动

年少轻狂的聊废话” 

自责到想要跪下

道歉仍无限放大

oh no

他们的埋怨

我再也无法忍受

想鱼死网破

但依然说不出口

受尽折磨也

做不到那么卑鄙

审判我之前别忘了

要先审视自己

痛到无法说话

却不是他要的回答

这一定让他失望吧

我要  把该放下的放下

怎么说我都随他/她

爱我恨我也作罢

Ain’t nobody

能够做到一步登天

我知道我已经

无法回到那从前

曾太过在意外界

给予我的褒贬

不想失去至高点

却反而变的遥远

严酷寒冬消逝

后的春夏 

泥泞的路会被

雨水冲刷

努力才配拥有

正茂风华

经历就是指引

人生的灯塔

I''m sorry 

我为刚才的冲动

表示抱歉

我不是为了借口

选择抱怨

世间的任何事物

都有两面

我将自己

毫无保留的展现

当初也觉得自己

像一个败笔

无助之际也曾

虐待自己

可每次有人成为

被黑暗笼罩的载体

我真的希望有人

能够说句爱你


最后修改:2021 年 03 月 22 日 09 : 32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